应迟

【喻王】相馆。

呃,怎么说,可能是个奇怪的设定。

老喻X老王。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喻文州X王杰希#

#喻王#

 

 

*

 

  喻文州一手拎着已经发旧的包,一手抱着自己的绒外套,在刺耳的刹车声中迎着尘土下了公车。

  下车后他稍微停顿了一会儿。噢,不要见怪,他记性开始稍稍有些不好了。然后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身朝马路对过走去。

  记忆中那个角落好像有个小照相馆的……希望没有记错。手中的衣服袖子蹭到了地,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将它往自己怀里提了提。

 

  “找到了。”孩子般欣喜的声音,却又很小声,更像是自言自语。他略微加快步子朝那个方向走去。更近些了,才发觉那真的是一个非常破旧的照相馆。该怎么形容呢,就像一个方形的水泥柱子,中间掏空了,那种感觉。目测占地面积也就8平米左右,两个红木的小桌子对外拼着,堵住了唯一的入口;桌上只有一台电脑、一个朔封机和一个照片切刀。

 

  喻文州想:这么小的地方,到底应该怎么拍照?

 

*

 

  “老板。”听到有人唤自己,王杰希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对上面前的这位客人。来者一头黑发,目测年龄倒是跟自己差不多。他没有说话,冲着客人点了下头,接着伸手从桌上拿了一个小玻璃瓶,旋开盖子将里面的颗粒状物体倒入手中,再放进嘴里。口腔里有充实的味道包围之后他再次抬头,用询问的眼光望着这问客人,静待下文。

  “我拍照。”喻文州见老板一句话不说,于是进一步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老板好像咂了一下嘴,说:“我知道。”说话时嘴里的东西也随着他舌尖在一起跳动。接着他起身开始搬动那小红木桌,好似开启一道密室之门一样————缓慢地,给客人腾出一条通道。

 

  倒是喻文州有些拘谨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王杰希挽了一下自己的袖子,朝他扬首:“进来啊。”喻文州局促的应了声,侧身闪进了屋子。好吧,也许对于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用“闪”字实在显得夸大与滑稽,不过正是因为看在他年龄的份上,网开一面如何?他也一定很乐意有人这样赞许他。

 

  “噢,对了,我要4X3的尺寸。”喻文州边挪动着步子边对王杰希说。后者一听此言稍稍睁大了眼睛:“4X3?”“对,4厘米乘3厘米的。”喻文州怕对方不理解,还特意说全了名称。要知道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要求拍这种尺寸的照片的。王杰希虽嘴上应下了这位客人,还是琢磨起了他的职业。只可惜他猜不出来,或者说,他觉得这个人看上去好像干什么都适合。

 

  白墙前有一团东西堆着,喻文州还没注意看那到底是被褥还是什么,就见老板已经拿着一个小板凳往那堆东西上一放,示意喻文州坐下。喻文州抱着手提包坐下,那块地儿竟然意外地稳当。

  王杰希看喻文州从进屋开始就一直抱着那个包没有松手,随口问了句:“里面是手提电脑?”“啊,不是。”喻文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将包放在了一旁的地上。虽然有些心疼,但是这巴掌大点儿的地方还真没什么好位置给他放包。

  他觉得老板似乎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神色。

  于是他也不自觉地放松了双肩。

 

*

 

  王杰希举起相机退到门口,调整好姿势后又是把相机放下,径直走到喻文州面前,四根手指搭在他左肩上,往下按了按。喻文州呼吸到他身上的香味,那是体香,或许是中年人中比较常有的,可至少此刻他觉得这味道很是独特。他又稍稍抬眼,看到王杰希那副架在鼻梁上的银框眼镜。眼镜看起来有些老旧了,最外面镀的那层颜色已大半脱落,顺着那根细线延伸到耳后,总觉得下一秒眼镜似乎就要散架……

  喻文州眨了眨眼。果然是老了么,都开始想这些奇怪的东西了。

  “头摆正。”此时王杰希又回到了一开始的位置,漆黑的相机被举起,喻文州只能看到他的头发。阳光的照耀下竟显现出金色,有少许金的发亮,想必就是白发了吧。

  

  “咔擦。”干净利落的快门声。

  “再来一张。”王杰希道。语气虽不强硬,但不可抗拒。

 

  然后,又是和刚才同样的情形————王杰希摆好相机的位置之后再次放下,走到喻文州面前,按了按他的肩膀。

  少许尴尬。

  喻文州小的时候就有点高低肩,父母也一直说他,但无奈怎么都改不过来。日常生活中也许并不是那么的显眼,但是碰上这种场景,特别是王杰希这类认真严谨的人,是不会允许有丝毫的瑕疵在他的工作中出现的。

  同时喻文州也抱有极大的感激之情。毕竟王杰希两次上来调整他身体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要是碰上嘴巴稍微快一点的,定是一番调侃。

 

  而往往就是那些本人认为是玩笑的话语,才最伤人。

 

  再想下去大概又会想到某些其实并不想回想起的往事了。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换来王杰希古怪的一瞥。喻文州与他四目相撞,下一秒摇摇头笑了一下,表示没什么。

 

  这个人好像总是在自顾自地思考什么事儿。王杰希想。

 

  “你在外面等一会儿,马上就好。”王杰希将这位客人请出自己的小屋子,把小木桌搬回原位堵住入口,转身坐到椅子上开始操作电脑。他眼睛盯着屏幕的时候还不忘伸手从桌上抓来那个玻璃瓶,将里面的颗粒倒在手上,一口吞尽。

  喻文州站在小推拉门外,开始思考到底是什么食物让老板这么着迷。说不准年龄大了要靠药物来维持生理活动?但是看他的样子还挺健康……

  他忽然很想知道这个人的生活是这么样的,有着怎样的家庭,平时的生活又是如何。在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年代,为什么还会有人选择在这个又老又旧的小地方开一个小照相馆,靠挣这点儿钱来度过每一天?

  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对某一个人、而且还是某一个陌生人产生如此的情绪了。

  你必须得承认,这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

 

  “好了。”王杰希拿出一个小纸袋,将裁切好的照片一股脑儿倒进,仔细地封好口之后递给喻文州。喻文州露出一个微笑温和地说了声谢谢,接着伸手去掏钱包。

  此刻的王杰希正双手撑在桌子上微微倾身向前整理自己小相馆门口的招牌。待喻文州将一张纸币放在桌上后他点了点头,算是表示收到,喻文州又一次道了谢,还低头鞠了个躬。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不过,并不讨厌。

 

  将钱收入抽屉后王杰希放下了衬衫袖子,坐回电脑前打算继续看还未看完的战争剧。才按下播放键又是听到了轻敲玻璃的声音。

  估计是下一笔生意吧。他不急不慢地再按下暂停键,扭头看向门外————

  “老板。”

 

  熟悉的面孔,是刚才那位客人。

 

  王杰希微微皱起了眉头,还没问出“还有什么事吗”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口:“乐意的话,考虑留个联系方式?”

 

 

 

---------------------完-------------------

评论(9)
热度(25)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