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剑道剑】脑洞合集。

#剑网三#

#剑道##道剑#

 

写一些小段子……不定期在底下补充更新

藏剑X纯阳or纯阳X藏剑

cp就看喜好自行选择吧【虽然我写的时候心里是明确了攻受的

以及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新故事,无联系

 

 

其一

 

  藏剑穿过广都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曾鑫面前。

  在精炼重剑到第四层的时候,他发现包里的银两已经远远不够了。

 

  退居到一旁的屋檐下,藏剑盘起腿默默开始打坐,内心挣扎着什么。

  “求好心人借100金精炼装备。”藏剑低下头,有些弱气地开口。

  路过的一个丐帮小子像是听到了藏剑小声的呼喊,在他斜前方定住,接着也学着他的样子爽快地盘腿坐下。藏剑微微抬起头,对上那丐帮小子嘿嘿一笑,他便知道这家伙肯定没银子借给自己。况且……至少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比那人多个一层。

  就这样过去了至少两分钟,藏剑终于还是忍不住,再喊了一声。这一百二十秒里每一秒从他面前经过的人不计其数,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脚步匆匆,甚至连甩大轻功,看都没看他一眼。

 

  在藏剑准备放弃,起身拍拍屁股回老家的时候,有一个人在他面前停住了。那人正侧面对着自己,藏剑看着他素净的衣摆,微愣。后来那个人开始掏钱袋,动作极其缓慢但完全没有让人有想催促他的欲望,他摸索了半天把金币放在右手手心,束好钱袋后左手提起右衣袖下摆,半跪下身子将金币递到藏剑面前。那位置与藏剑的锁骨那条线齐平,使得藏剑一低眼,就能看到安静地躺在那人手中的,自己需要的那东西。

  而这个时候的藏剑竟有那么十几秒的迟疑。明明是自己喊着要求金,可当真的有人愿意给的时候,他却不知道如何是好。面前的那个人也完全没有表示出不耐烦,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直到藏剑双手接下那些金币。

  

  “谢……”第二个“谢”字还没说出口,那位白衣男子就已然拂袖离开。藏剑盯着他离去的背影,感觉移不开眼;许久后再低头看手中的银两,发现竟然有500金之多。

 

  攥着味道不怎么好闻的金币,藏剑终于是将自己的宝贝武器重新打磨了一番。他一改以往掂钱的习惯,将剩下的银两小心塞入包中。

 

  他发觉他忘记了问那个人的姓名。

  更糟糕的是,他已经想不起那个人的模样。只记得他洁白的袖口,嶙峋的手,以及袖中若隐若现的细腕。

 

  后来的那几天藏剑每天都会去原来的地点打坐,却再也没遇到过那天借与自己银两的人。

 

 

其二

 

  当紫霞赶到论剑峰的时候,方圆两里内竟然只有他一个人。

  虽说山居平时不拘小节,大大咧咧,但做起事来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约好的时间从没晚到过。往往都是紫霞踩着时间点到的时候,发现山居早已在那里百无聊赖地开始搓雪球。这次怎么……

  莫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紫霞的心里惊了一下。

 

  “山居……山居?你在吗?”紫霞开始四处寻找,可回应他的只是一片寂静。

  紫霞微蹙了眉头:“喂,山居,你别玩儿我,我应该和你说过捉迷藏很无聊。”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紫霞走到一旁的雪松下,对着树干寻思着这家伙又在玩什么新把戏,一边暗想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该如何是好真是不让人省心……然后他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声,飘忽着传进他的右耳。走到栏杆旁边,往下一看,一抹明黄映入他双眼。

  “山居?!”看着动作缓慢却又执着地想翻过自己身体的黄色物体,紫霞忍不住双手撑在栏杆上,微倾出上半身。

  “啊……紫霞……你来的正好,我,嘶,我刚才不小心从那边滚下来了,腰好像有点……疼疼疼!”山居蜷成一团,努力将脖子转向紫霞,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还笑!这么陡的坡,你滚下去还没残废真是谢天谢地了。”紫霞被气得哭笑不得,翻过栏杆踏着轻功落到山居旁边,小心翼翼地覆上他的腰,却被那人一把抱住。山居抓着紫霞的肩膀从起身到把那人按在自己怀里,整个过程不过一点五秒。紫霞一时没反应过来,手还保持一个奇怪的姿势夹在两人身体中间。

  “骗你的。”山居勾起嘴角在紫霞耳边轻笑了一声。

  “什么?”

  下一秒怀中的人开始奋力挣扎,山居加大了手中的力度,连忙又解释道:“不是不是,我的确从那边摔下来了,只不过没怎么受伤,就是扭了一下脚而已。看看这里风景也不错,就打算一直躺着等你过来了。“那我喊你你怎么不应?”紫霞猛地抬起头,正好撞上山居的下巴,惹得山居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呃……怎么说,心血来潮?”

  “……无聊。”紫霞一把推开山居,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山居双手撑在自己身后,微笑着仰视紫霞。紫霞就算没看他也能感受到那直勾勾的视线,轻叹一声之后还是开口:“干什么。”“拉我起来。”山居依旧笑着,语气分明是调戏。

  “……”紫霞的下颚角轻微动了动,看起来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认识这么久了,这家伙还是和当初一样孩子气。可对于这样的他,这位道长也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或者是说,已经被打磨的没脾气了。

  紫霞缓缓呼出一口白气,终于还是朝山居伸出了右手。山居这回也没耍花样,乖乖地顺着紫霞站了起来。

 

  然后他就再也没放开过紫霞的那只手。



其三

 

  太虚正伏案专注于记录自己习剑的心得,准备给新入门的弟子以一用,忽觉窗外似乎有人。虽说一心不能二用,可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木头轻微作响的声音。

  他搁下笔,起身唰的推开窗户一侧,看到了在另一侧躲闪不及的问水。

  问水后背紧紧贴着墙面,表情有些尴尬,心里不由暗暗叫苦。几天前太虚就同他说过,近日可能会有些忙,不必来纯阳宫找他,可问水哪捺得住性子?这不,还是偷偷摸摸地过来了。太虚见问水暴露了也不动,就傻傻地贴墙站在那里,无奈道:“进来吧。”

  问水踮脚走进屋子,闻到一股浓浓的墨水味儿。嗅了嗅鼻子感觉自己好像打扰到了人家的正经工作,便又有些失落。于是他主动说:“你先写着,我去外面转一会儿。”太虚本想让他在自己榻上休息休息,来一趟也实属不易,不过看他如此善解人意,便觉得这样也好,就允了。

 

  问水走到太极广场竟发现不少藏剑山庄的弟子。难道这年头看上纯阳弟子的同门,还不止他一个人?下一秒便有些莫名的愤愤。而后他又想起自己还未曾见过玉虚真人,便抬腿朝一旁的矮屋走去。那位纯阳观主正背着双手静观弟子们练剑,问水就在一旁端详这位老人。他忽然想以后太虚会不会也变成这样,变得老态龙钟,沉默寡言,甚至……长出白发,白胡子。

 

  待太虚快写完这一章法的内容时,问水正巧从外面回来。太虚抬头看了他一眼,随意地问他去干了些什么,不料那人竟嘿嘿一笑,说:“我去见李忘生了。”

  太虚点头,又问:“然后呢?”

  “我跟他说,让他允许我和你在一起。”

  “你……!”太虚眉头一锁,手中的笔停在半空,有些不可置信。

  “开玩笑的啦。”问水哈哈笑道,接着在太虚旁边坐下,撑着头看他:“你吃惊的样子也挺好看。”太虚抿抿嘴,伸手敲了一下问水的下巴,说:“让我写完。”

  “好。”他应。

 

  太虚收笔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头部有轻微的疼痛,他转头,看到问水的手里抓着一根长发。

  “……”太虚不语,斜眼冷冷地盯着问水。

  “生气了?”问水捏着那根头发,朝太虚吐了吐舌头。

  “你说呢。”

  “哎呀,我是想,我以后看到这根头发,就像看到了你一样。”问水自顾自地说着,将太虚的那根头发在手中绕成一个蝴蝶结,然后很骄傲地举起给太虚看。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是头发啊。

 

  “……那你也给我拔一根你的好了。”

  “乐意效劳!”

 

  这么无聊的要求,他竟然真的答应了。看着侧过头努力想从马尾上拔下头发的问水,太虚微微一笑,倾身在他耳后落下一个轻吻。



-----------------待更-----------------

评论(8)
热度(16)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