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丐唐】将合。[下]

<<[上]

 

4.

 

  郭竹渊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竞技场里遇到唐契。

  也许是对方的目光过于炽热,惹得唐契的队友不禁小声询问:“你认识?”

  “没有。”唐契的回答果断利落,接着下巴微微高扬:“可别输了。”

  “好嘞!”

 

  郭竹渊自然是不会去主动攻击唐契的,于是他对身旁的离经说:“我去打天罗,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万花小姑娘点点头,却是往他的方向又更靠近了些,几乎是要贴在他腿旁。郭竹渊疑惑着,可正就是这一秒,一个机关在他脚边爆裂。

  天女散花。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冲向那个天罗,手掌快要触碰到他的前一秒那人却又被什么牵引至别处。他回头,发现自己身处天绝地灭之中。大步一跨走出陷阱,远处的唐契适时地给自己丢了一个穿心弩;而万花小姑娘不知何时已经被定住了脚跟,就看唐契不停的朝她发射夺魄箭,化血镖,毒蒺藜,追命箭……等等。眼看队友快支持不住,郭竹渊有些没由来的恼火,他取出酒坛狠狠地灌了几口,嘴都没来得及抹就一把揪起天罗的衣领用降龙掌将他推出八尺,趁对方还未爬起之时又拿起竹棒一阵暴揍,差点把他的面具打下来。连吃好几层亢龙的天罗明显体力不支,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同时万花也不知何时被唐契击倒,治疗笔滚落在脚边。

  这下可真的就是两个人的对决了。

  郭竹渊喘着粗气,可看到唐契举起千机匣面向自己的那个瞬间他又觉得心头的火苗被什么浇灭了。他开始思考,用什么招式可以尽量降低对唐契的伤害,但又可以让她屈服。

  郭竹渊迈出一步,唐契就后跳三个身位。他再迈一步,她再后跳。

  一直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郭竹渊侧过头看了一眼已经光荣牺牲的队友,拔起腿朝着唐契的方向攻去。

  然后他看见了她嘴角的那一抹冷笑。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淡漠的,不带任何感情的笑。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她的笑配上的是怎样的声音。

 

  他还是没有抓住她。

  回过神来时唐契已经利用飞星遁隐移动到郭竹渊身体左侧,并在瞬间释放了一枚夺魄箭。在郭竹渊还没完全调整好面相时又是蹲下身子右手一抬,从郭竹渊的视野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后郭竹渊感觉自己后背受到了强烈的一击。

  追命箭,会心。

  唐契再度出现时对郭竹渊发起了一系列攻击:逐星箭击退,而后使用雷震子令他眩晕,趁这个时候拉开距离并挂上化血镖,然后再次发射了追命箭。

  自己竟然蠢到连烟雨行都没有使用出来。而对方,也没有任何可以钻空隙的破绽出现。

  一直到双方离开论剑台,郭竹渊都是这么想的。

 

  他有些丧气地在平地上躺下,一闭眼,想的全是唐契那寒光逼人的高跟鞋尖跟,就那么毫不留情的对着自己,以及她扔下的那句话:“你还是太嫩了。”

  六个字像是一大团棉花一样堵在自己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郭竹渊烦躁地翻了个身,却无力反驳唐契的这番评论。

 

  他想自己也许需要变得更强。

  他随性到甚至没有丝毫的征服欲,他只是不想被别人看不起。

 

5.

 

  唐契从唐怀礼手中接过密信,谨慎地将它藏入袖口。这次送信的目的地是明教,路途遥远且要提防敌对之人半路杀出抢走密信,所以唐怀礼将此事任命给了做事向来一丝不苟的唐契。

  引羽之人,迷魂夺魄。

  之后唐契回到自己的住处,从床底翻出针线细心地把密信缝在左袖内侧。

 

  一路上可以说是非常顺利,不仅人安好无事,还沿途欣赏了不少风景。唐契特地绕道去了一趟白龙口,她从以前就非常痴迷于这里的景色。当然她是一个做事一来一往算的很清楚的人,既然绕了道,那么用去的那些时间就要从别的地方弥补回来。所以那天晚上她没有在已预定好了的客栈休息,而是在那里草草地解决了一下餐食,接着起身连夜赶路。

 

  从唐契接下任务开始算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晨光微露,不出意外的话大约午时就能抵达明教,将此次任务圆满完成。

  可世事难料,在最后的那一段短小的路程里,还是出现了变故。

  敌对密探假扮成菜贩,在唐契经过之时装作一位不识字的老者让唐契帮忙解读一下自家亲孙寄来的问候信————当然,这一切都是装的。唐契接过书信的那一刹那就感觉到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她迅速扔掉书信,但还是晚了一步。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往自己体内蔓延,她一面后退一面取出千机匣,而对方也抽出刀来像是准备决一死战。

  唐契忽然想到,对方也许不想给自己留活口。即便对方不知道密信究竟藏在哪里,但必然是在自己身上,如果将她弄死,那么之后无论是翻遍自己的身体还是一把火将自己连同密信一起烧掉,都已经不是她可以决定的了。她甚至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敌方或许已经多多少少知道了密信的内容,虽然不知是用的什么手段,只不过不想让明教众顺利收到密信,才决定在这最后的一小段时间内派人袭击自己。

  唐契没有与他正面相对的意思,她展开机关翼飞上半空,试图将对方甩远,可两次之后一股强烈的感觉从体内直上,像是有什么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

  银白色的千机匣侧面沾上了几滴鲜血,红的惊心怵目。

  大概是刚才的药物生效了。

  唐契隐在石头后,压低着声音努力想将那些东西全部咳出来。她捏紧了左手手臂,那是密信藏着的位置。

  一阵风从她头顶啸然而过,她暗自咬牙,刚举起武器身体却离开了地面,随之被带入高空。唐契定睛一看,竟然是很久未见的那位丐帮弟子。

  只可惜,她忘记了他的名字。

  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想要记住过。

  见唐契瞪着一双漂亮的蓝眸看着自己,郭竹渊不免开口调戏她:“怎么,感动的说不出话了?”他自然是不会知道,唐契早已将自己的大名忘的一干二净之事。

  “你……什么时候入的恶人谷。”惊讶的表情瞬间换为疑惑,郭竹渊不由地在心里赞许了一下唐契敏锐的洞察力。“不久之前吧。”他轻描淡写地带过。唐契被带得非常高,高到让她差点以为自己踩在云上。多日不见,这丐帮的轻功也是有了不小的长进。她忍不住想开口略微夸个两句,话到嘴边却又是变为一滩鲜血喷了出来。

  血染上了郭竹渊的衣领。他看到唐契隐约含着歉意的眼神,笑着安慰她:“没事。”

  唐契便不再说话,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郭竹渊将唐契带到龙门客栈时对方早已昏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因为药物作用还是什么。郭竹渊替她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顺便喊万花姑娘熬了些汤药给她喂下。干完这一切已经是午后三时,那是郭竹渊雷打不动的休憩时间。

  醒来时太阳都快要落山。郭竹渊揉揉眼睛,却瞟见床榻上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郭竹渊半秒内立刻清醒,几乎是扑到床边伸手抓了一下被褥,上面还残有些许的余温。他开始懊悔自己救下唐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问她是要做什么,是要去到哪里。

  而比起这些,他更担心是唐契的安危。

  天神不可能次次都眷顾他,让他在平日的必经之路恰巧撞见受伤的唐契。

 

  心不在焉地吃完晚饭之后再次回到客栈,发现屋内似乎有人。郭竹渊一个侧身闪进去,看到唐契安静地坐在床沿。

  两人就这么望着对方,倒是郭竹渊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唐契不愧是时刻都不会丢失那一份冷静,她在这里出现的本意也就是等郭竹渊回来,向他道一声谢就走。说起来要不是自己醒来的时候不忘向门外的万花姑娘问了一下这丐帮弟子的姓名,自己怕是永远也想不起来郭竹渊的名字。

  “看你回来,那我就先告辞了。今日之事多谢……帮了大忙。”最后四个字像是硬挤出来的,但唐契还是将意思表达充分了。说罢就要走出门,郭竹渊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唐契的右手————

  “你干什么?!”唐契挣脱了一下便轻松逃出,可内心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别说是同门,就连与自己较为亲密的友人都不曾如此碰过自己。

  “啊!对不起!我不是……”郭竹渊双手手掌面朝唐契胡乱地挥着,心想自己还是太冲动了些。

  “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唐契似乎也意识到了方才自己的不礼貌,声音逐渐趋于平和。话说的重些郭竹渊算得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虽说没什么可以报答的,但至少也不应用如此态度对他。

  “能不能先别走?”

  “……为什么。”

  “因为,呃,我……”郭竹渊又是抓耳挠腮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什么。“算了。没什么,你走吧。”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泄了气一般,软软地靠在墙上,眼睛无神地盯着墙板。唐契见此情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左腿踏出了屋子。

  在郭竹渊失落闭眼之前,他听到了高跟轻轻点地的声音。眨眼一看,唐契居然还在原来的位置。只不过她几乎是背对着自己,那种站姿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在自己眼前一样————

  “如果你想聊一聊,也没什么不可?一小会儿的话。”

 

6.

 

  “哇……”当唐依鸢看到自家师姐出现在丐帮总舵的时候,她的嘴真是张开了半天都没有合上。唐契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手还是覆上了唐依鸢的头发。唐依鸢一边昂着头感受着师姐的爱抚,一边将小手绕到一旁的郭竹渊的身后暗暗地掐了一把他的腰。郭竹渊其实挺怕痒,但他还是强忍着,只轻微咧了咧嘴角。

  “小鸢你带唐……唐家师姐逛逛丐帮吧。”郭竹渊差点将唐契的全名念出。

  “哎?为什么?这儿是阿竹老家应该阿竹来带路吧。”唐依鸢嘟起小嘴,却被郭竹渊轻轻推了推:“好啦别问了,快去吧,你师姐等着呢。”

  看唐依鸢有些害羞地拉着唐契的手走远,郭竹渊这才松了一口气似的笑了。

  他邀唐契来丐帮,一方面确实是想带她来领略一番这里的景色,另一方面也是想小小的满足一下唐依鸢的心愿。

  唐依鸢是在郭竹渊最饥寒交迫的那段日子里一直给他援助的孩子。尽管自己吃的东西也只够填饱自己的肚子,但唐依鸢还是每次都分出一半给郭竹渊。你说小孩子的食量,就算分一半食物给郭竹渊这个大人又能抵的了多少饱,可每当郭竹渊看到她灿烂的笑容就总会把饥饿跑到脑后,并且下定决心要保护这个孩子一辈子。

  关于唐门的一些事,也都是听唐依鸢介绍来的。所以当他发现唐依鸢对于唐契的那份感情时,他想无论如何也要帮她一把。

 

  喜欢一个人的这种感情,可不能轻易被放弃。

  不管是我,还是你。

 

  尽管被唐依鸢一再催促,郭竹渊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向唐契表达自己的心意。最主要的还是那该死的自卑心理,因为在他眼里唐契简直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所以更多时候郭竹渊总是埋头于日常与习武之事,指望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在唐契面前少一些紧张与失措。

  包括之前自己退出浩气盟转而加入恶人谷之事,他也没有明确地对唐契说出原因,毕竟那时唐契也没有多问。她就是这么一个懂得分寸的人,知道什么事不该深究。而若唐契的性格不是那么冷淡,郭竹渊觉得简直可以称她为善解人意。

 

  夜深人静。唐契久违地失眠了。

  她知道她内心混乱,可她找不到方法使自己平静。

  她不觉得自己是喜欢郭竹渊的。更确切地说,她是无法定位这一种感觉。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郭竹渊着实和刚认识时候的那个郭竹渊有着很大的不同。唐契欣赏他的进步,同时也有隐隐的担忧。

  但她自己也说不清在担忧什么。

 

  七夕佳节那天郭竹渊再次遇到了唐契。在成都的郊外。

  郭竹渊自然是有备而来。只是唐契不喜欢鲜花也不喜欢饰品,郭竹渊问“那你喜欢什么”,唐契思考了很久说出了让他倍受打击的四个字————“喜欢唐门”。那一刻郭竹渊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暗想我总不可能把唐门送给你吧再说了你现在不也等于已经拥有它了吗。后来郭竹渊到暗器商人那里买下了一个银色的飞镖,并用风干了的花配上竹草绑在尾部,使花看起来不那么像花,更像是一个点缀物。

  唐契很是大方的接过了这件礼物,回去之后便将它挂在了自己房屋的墙上。

 

  最美的情景大概就是,在别人相拥在璀璨烟花下,海誓山盟互诉衷肠之时,她说我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而他说,你能接受我的赠礼,就已足够。

 

7.

 

  再后来,事情也许就和你现在心中所想的一样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成亲,毕竟这对于唐契来说简直就是一生的束缚。好在郭竹渊也不是那种将亲事看得无比之重之人,自己喜欢的女子能开始慢慢地接受自己,比什么都要好。

  唐契自之前那次受郭竹渊之邀后就再也没去过丐帮。某日她听得好友道姑说君山的捕鱼季到了,丐帮弟子都张罗着欢迎各门派的侠士尝鲜,便想着去看看倒也没什么损失。

  到了市集果然是一片热闹非凡。各路丐帮弟子不停地往唐契手里塞着一些干货,她连连点头道谢。然后唐契看到了郭竹渊,看到他忙这忙那但脸上始终挂着爽朗的笑,她也不由的微微扬起了嘴角。

  也许郭竹渊对于丐帮的感情与唐契对于唐门的感情不相上下呢。

  招呼完客人之后郭竹渊一转身便看到了倚在石柱旁的唐契。走过去问她怎么不过来,对方摇了摇头,他便也不再强求。几位师弟师妹正在一旁嬉笑打闹,看到郭竹渊之后呼的一下全都凑到了他身边。

  “师兄!这位唐门姐姐是你的情缘吗?”虎头帽师妹童言无忌,露出的那一只右眼紧盯着唐契,瞳孔闪闪发亮。

  “呃……这个……”郭竹渊抓了抓后脑勺,心虚地瞥了一眼唐契,对方似乎有些憋笑,但什么都没说,试图把这个问题全权委托给自己。还没等郭竹渊再开口,旁边的师弟又是邪邪地笑道:“这唐家堡离君山也是有不少的距离呢,师兄既然带人家来了,可别轻易放走啊。”

  “诶!你这小子!”郭竹渊忍不住取出竹棒想敲小痞师弟的头,被对方嬉笑着躲开。

 

  暖风拂来,卷着些许花香。

  一开始毫不相干的二人,因为很多巧合,很多妙事,最后被连到了一起。

  而那份心意,也终将会重合在一起罢。

 

  他和她现在一定是在想同一件事————

  这样,挺好。

 

------------------------完-----------------------

 

 

终于敲完了OTL第一次写BG没什么剧情还请各位侠士多多包涵……完全不会写谈恋爱哈哈哈【干笑

自己是个本身就是个炮姐来着,同时也是丐姐啦,所以脑补了一下,觉得丐哥X炮姐还是很配的。

也希望丐唐这个CP会有更多人来喜欢,游戏里能有这样的组合的话也是很好的呢。

以上_(:з」∠)_

评论(2)
热度(16)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