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喻王】心无旁骛。[6]

拜个早年,希望各位事事顺心。2015也会继续喜欢喻王。


<<[1] [2] [3] [4] [5]


Chapter6.

 

  这一年的春假比以往都要长。

  王杰希和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更不用说是见面。

  要论原因的话,因为节假日语言班是不上课的。

 

  难得回一趟家,在应付完各门亲戚之后王杰希便每天泡在课业里,这简直是寒冬里最能让人提神和集中注意力的一件事。

  片憩之余王杰希瞥见了那个他已有些时日没碰过的单肩包,那是他平常出到比较近的地方去的时候唯一带上的物品。伸手探进去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去年自己落下的零碎物件,结果摸到了一个硬硬的、金属质感的东西。王杰希有些莫名,顺着冰冷的边线将金属器物捞了上来,才发现是一个移动硬盘。

  大脑里一根线瞬间被接上,几乎是没有花任何时间的思考。然后王杰希给喻文州发了一条短信——你有东西落在我这里,什么时候方便来拿?

  一分钟后手机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王杰希从书本中抬起头,发现喻文州居然来电了。王杰希轻砸了一下嘴,毕竟在学习的过程中发信息和打电话这两件事给课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他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新年快乐,还好吗?”

  “还好。”

  “那就好。啊,说是忘东西,我忘了什么在你那里?”

  “硬盘。”

  “硬盘……噢,那个啊,没关系,等你回来再说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在Z市?”

  “嗯?难道你在吗?”这回喻文州的声音稍稍提高了一些。

  “不,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回家了。”王杰希右手上转着笔,滑落后又迅速被捡起。

  “随便猜的。”电话那头的喻文州似乎笑了,他的声音非常清澈,有着就像是在一个无人设备里与外界取得联系的那一瞬间的明亮感。

  王杰希微微点头,继而反应到对方看不见自己的举动,于是思考片刻开口:“……在工作?”

  “是啊,没想到这都被你发现了。”喻文州苦笑,为此他今年过节都没有好好的回家。

  “这样……我过几天会回去,到时候再联系。”王杰希盯着桌上的笔筒,有些心不在焉。他现在只想尽快结束这段通话。

  “好。”喻文州的声音离电话远了些,也许是侧身去拿材料了。

  那我先挂了。王杰希说着,将手机从耳旁移开,话筒里的声音却突然变大了——

  “王杰希。”

  于是他将手机重新贴回耳边,并静候对方的下文。

  一丝叹息。喻文州像是放下了手中的材料:“……没什么。”

  

  虽然没有为此定下过什么规矩,不过两人如果有电话联系的话先挂的基本上都是王杰希。

 

  喻文州真的忙到有些抽不出时间。

  能挤出来的只有在自己下班以后应母亲的要求回家吃顿饭的那个时间点。如果不是顺着她的请求,喻文州恨不得每天都睡在办公室里。靠喻文州母亲家旁的地铁站刚好也是对于王杰希来说来去比较方便的一个点,所以他们相约在那里碰头。

  王杰希上到乘车层的时候刚好错过了一班列车,导致到达时间比预计晚了一些。出站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喻文州靠在站厅的大理石柱子旁低头摆弄手机,他调整了一下步频考虑应该以什么样的速度来走完这段并不长的路。

  喻文州抬头往这里看的时候王杰希把头低了下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渐渐缩短,王杰希搜寻了整个记忆库还是没有找出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喻文州。

  不得不说王杰希还是非常聪明,或许应该说是谨慎的。他一边走一边从包里掏出硬盘,然后稳稳地停在距离喻文州刚好一个手臂的位置,将它递了出去。硬盘滑进手提包,喻文州拉上拉链的同时竟然将包朝柱子脚那边一扔——

  然后他紧紧地抱住了王杰希。

  王杰希的瞳孔微微放大,余光扫着那个被扔到角落的包。他想,这可真不像喻文州的作风。

  “……放手,这里人很多。”已经有两三个人朝这里看了。虽然捕捉到的那些人的目光都还算友好,但王杰希还是不可控制地慌张了起来。

  “让我抱一下。”那声音像是忍耐了很久,但还是不能痛快的爆发出来。

  你已经在抱了啊,王杰希默念。两人的衣服密切地贴在一起,显得笨重又有些可笑。站内的暖气吹得人有些燥热,但见喻文州完全没有要松开自己的意思,王杰希心里一横,双手也覆上了喻文州的背。

  然后他闭上了双眼。

  如果不能避免别人看到自己,那么至少自己可以不用去看别人。

 

  他一定是在想念自己。而且是非常想念。

  这是在地下铁短暂会面的小时间里,王杰希下的定论。

 

  喻文州还是匆匆走了。

  王杰希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4号出站口,转身重新刷卡进闸。

 

  真是个一点都不感人的会面。

 

  一直到楼下的枝叶蹦出新芽,他们都没有再见过面。

 

  说是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心理感应异常的强烈。妹妹想干什么事,姐姐总能立马猜到;同样在姐姐发生一些变故时,妹妹就算身处远方也会感到焦虑不安,并确信姐姐遇到了危险。

 

  王杰希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他才被材料划破了手指。好巧不巧恰恰在关节处,动动手指都惹得他生疼。

 

  与此同时好不容易从工作中抬起头来的喻文州拿起水杯想慰劳一下自己,却不知怎么手一软,茶水泼溅在办公桌上。

 

  喻文州盯着那几滴淡绿色的水珠,想,自己一定是太累了。

 

 

  “哎,听说没,今天学校浴室不供应热水。”黄少天手里捧着一只热乎乎的红薯,大步跨进寝室,又重重地把门甩上。“咚”的一声,让王杰希的耳膜狠狠地鼓动了一番。

  “啊?烧水的阿姨回老家结婚了吗?”叶修叼着一根烟,手指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

  “不知道什么原因,问人也不给个准儿。”黄少天难得没有回应叶修的搞笑,一屁股坐在他桌子对面,啃着红薯含糊不清地问:“咱们出去洗?”叶修终于是将手离开了键盘,摁灭了烟头想了两秒后答:“算了,不洗了。”“啧啧,真脏。”黄少天立马起身作势要远离叶修,接着转头问坐在床上看书的王杰希:“老王,你去么?”“……不去。脏。”王杰希的意思大概是指公共浴室脏。“靠。”黄少天心想自己怎么会和这些不洗澡的脏鬼同一寝室自己是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去洗澡的毕竟昨天没有洗今天再不洗的话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的身体了。一旁的叶修重新将手覆上键盘,顺带扔给黄少天一个意味不明的“呵呵”。

 

  其实王杰希今天是必须洗澡的。他从不会打破自己定下的在冬天也必须一天洗一次澡的规矩。浴室不供应热水实在令人心烦,虽说冷水洗澡锻炼身体,但他也没无聊到大冬天硬生生的在浴室里把自己冻成一根冰棍;可学校附近仅有的那一间公共澡堂,王杰希真的不想再踏入那里第二次。这个跟洁癖不洁癖还真没有太大关系,连叶修那样随意的人也不愿意去洗澡,足以证明那间澡堂糟糕透顶。

 

  去谁家随便蹭一下浴室吧。

  这么想着,然而又有谁家可以去呢。

 

  眼尖的黄少天发现王杰希不知什么时候竟将自己的衣服折叠收拾好,装进包里像是准备要出门。“哎哎哎老王你去哪儿啊?”“洗澡。”说完王杰希背起包将门带上。

  “洗澡……他这是要去哪儿洗啊?”黄少天愣愣地望向对面的叶修,后者稍稍直起身子,对黄少天耸了耸肩,却是若有所思地瞟了一眼门的方向。

 

---------------------TBC---------------------

评论(5)
热度(20)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