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喻王】心无旁骛。[5]

<<[1] [2] [3] [4]


Chapter5.

 

  王杰希是在感受到宿舍里日光灯的强烈光线的那个瞬间醒过来的。他睁着眼放空了一会儿自己,想起昨天晚上好像忘记了熄灯。但是天气实在太过寒冷,他不太愿意爬起来关了灯再继续睡。

  翻了个身,王杰希的瞳孔不受控制地放大了两秒。

  喻文州竟然睡在自己旁边。

  要说不吃惊那是假的,同时王杰希想昨天怎么就这么睡过去了,喻文州也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居然就在这里睡下了云云。但是为了不打扰还在熟睡中的喻文州,王杰希只能再小心翼翼地平躺回去。

  明明是自己的床,竟感到如此不自在。

  终于抬手掀开自己的被子决定起床去洗漱,却瞥到喻文州的衣服被莫名地撩起至腰以上的位置,裸露出的皮肤竟是意想不到的白皙。王杰希扯扯嘴角,暗想这把年纪了怎么睡觉还是这么不老实,伸手捏住那个人衣服的边角,想往下拽一拽盖住对方的肚子以免着凉,手却突然被人紧紧扣住。

  “大清早的,想干什么?”喻文州的声音低低的,似乎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王杰希把头转向他,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睁眼。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谁允许你睡我床了?”王杰希一边反问一边想抽出自己的手,对方却丝毫没有松开之意。

  “你可没说不允许。再说,不睡你的,睡别人的吗?”

  “……”确实寝室里的其他人对于喻文州来说都说陌生人,常理来说也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睡在一个不认识的人的床上的。先不管他人介不介意,能做出这个举动的人想必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那你怎么不回去睡。”

  “太冷。”像是为了配合说这句话时所需要表达出的感情,喻文州的声音变小了很多。

  

  随你吧我去洗漱了。喻文州听到王杰希冷淡的话语后翻身朝向他,说“再睡一会儿吧”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王杰希没有回答,伸出手拿起毛线衣准备穿上。“一会儿……”喻文州声音越来越小,一直抓着王杰希的那只手也慢慢松开,滑了下去。

  王杰希的动作停住了。

  他回头看着喻文州,脸上闪过一丝说不出具体含义的表情。

 

  喻文州再次醒来时外面已是暖阳当空。穿好衣服发现桌子已经被人收拾的干干净净,他叠好王杰希的被子,便提着包小心地走出寝室。扣上门后手指不自主地在银色把手上停留了两秒。

 

  走廊里静静的,凛风将窗帘吹起,轻扫过他的头发。

 

 

  喻文州的家在Z市一个离市中心不远的地方,附近房子较为老旧,不过周边店铺杂货一应俱全,给生活带来不少方便。路过菜场时卖鱼的大伯总会扯着嗓子和喻文州打招呼,缝纫店里的老板娘也特地探出头出来对喻文州嘘寒问暖。喻文州礼貌一一回应过后定住脚步没走,然后他看到了青葱丛中的一抹橘红。鬼使神差地,他去买了一根胡萝卜。

  学着王杰希的样子将胡萝卜煮好,喻文州没有再回到餐桌,直接拣起一小块吹了吹就往嘴里送。尝试着咽下去之后,喻文州放下筷子,语气里缀着落寞:“好难吃。”

 

  午后三时喻文州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当母亲用商量的语气跟他说今晚要和某某一起吃个饭的时候喻文州就知道这桩饭事一定是推脱不过去了。女人就是这样,善用请求的口吻要求你做一些你不想做但必须要做的事。喻文州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工作表,在鼻腔里把想叹的那口气憋了回去,回了声好。

  当喻文州看到一个短发姑娘和一个漂亮女人走进饭店房间的时候他猛然意识到这莫非是一桩相亲宴,转头看向自家母亲时母亲却早已是满脸笑意起身迎接,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姑娘倒是很有礼貌地朝这里点了点头问好,喻文州也起站起,非常绅士地给姑娘抽出座椅。

  从两家大人的交谈中得知那个姑娘是个研究生,偶尔自己搞搞创作。母亲一直在旁敲侧击赞美姑娘,但看得出来姑娘好像并不是太领情,不过也并没有让母亲感到尴尬。中途姑娘以房间内空气不太好为由说想出去透透气,便先离桌。待她带上房门后母亲便在桌下用手指碰了碰喻文州的腿,并用眼神示意他也出去。喻文州内心苦笑了一下,与对方家长招呼过后带上了门。

  没走几步路就看见了那个姑娘,她正双臂交叉搁在栏杆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大厅前的喷泉。喻文州这才注意到姑娘的打扮着实有些中性风,这一身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说不定也还挺合适。

  喻文州踱步到姑娘身边,搭了声话,姑娘简单地回了一下自己,眼神却始终直直地盯着远方。喻文州刚开口说了个“我”却立马被姑娘抢先:“喻先生,看你应该也是明事理的人,我就斗胆和你说一下。老一辈人怎么说不代表我就会怎么做,所以,很抱歉。”说完将头转了回来,目光里充斥着坚定。喻文州看着她笑了:“事实上,我也是同样的想法。”

姑娘像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说,微愣了一下之后也咧开嘴角,态度比刚才和气了很多:“那太好了,说实话我松了一口气。”喻文州嗯了一声,眼神也飘向远处。

  之后竟和姑娘稍稍聊了起来,虽说其实也只有姑娘一个人在说一些琐事而已,比起向他人吐露心声,喻文州还是更喜欢当一个倾听者。从交谈中不难得出,姑娘现在有在意的人,且处于单恋状态。喻文州静静听着,适时地给予了她鼓励,并坦言自己虽然比对方大了一些年岁但这方面的阅历却基本是一片空白。姑娘惊讶地张开嘴,一副“怎么可能”的表情,而后又收起惊讶,认真小心地问喻文州是不是也处在同样的处境中。喻文州略加思考,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却没想到姑娘异常敏锐,朝自己这里挪了一点并小声问:“男的?”

  这回轮到喻文州哑口无言了。不如说,被猜中之后的那种繁复心情让他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回应。对方倒是不在意地耸耸肩,换上一副老成的语气:“其实都一样。”

  她在不动声色地安慰自己。

  报以感激的一笑后喻文州轻咳一声,摆正姿态告诉对方要加油。姑娘豪爽地点点头,末了还小小地调侃了一下喻文州,大致意思是需要加油的应该是他才是。喻文州也欣然接受,随后两人一起回到了还在进行的餐事中。

 

  两天后喻文州收到了自家母亲的短信,说是那天的那位千金已经明确地拒绝了这件事,但对喻文州本人还是赞赏有加之类的。短信字里行间无不渗出心痛和惋惜,喻文州轻轻地啜了一口茶,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撤销了键入。

 

  把杯子圈在自己掌中,喻文州走到窗户前,视线停留在楼底干枯的树干上。

 

------------------TBC--------------------



其实赶在今天发是有原因的。

虽然是个完全不相干的原因。

Bella去世了。很喜欢的一个姑娘,漂亮大气开朗。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深深地被她打动,听她唱歌我竟然莫名其妙地哭了。

我不想和别人一样祝她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疼痛什么的。那些都太假。我只会说我很喜欢她。仅此而已。

只希望许多年后如果我还会上LFT,感慨当年自己的烂文笔的时候,我能想起这个姑娘。

评论(11)
热度(20)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