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花丐】心。

好友打赏我的。

暗搓搓找个地儿放着。

观看可以,谢绝任何转载与引用。

当然也谢绝跟我抢老公【不

-------------------------------------------------

【心】



‘是对面先动手的…嘶…’

 

郭小笙看着站在一旁冷着张脸的颜肆之,本来想解释的话又缩了回去。面前给自己包扎的万花姐姐动作很温柔,但是也不能抚慰郭小笙内心的忐忑不安。

 

‘好了,都不是什么大伤,肆之你大可放心。’

 

‘多谢师姐。’

 

颜肆之说完就挥袖转身离开,看都没看郭小笙一眼,她委屈地看着万花姐姐,那万花姑娘冲她使了个眼色。

 

还不快追?

 

‘我我我我我错了!!’

 

郭小笙一把扯过颜肆之的宽袖子,故作求饶装,眼前依旧冷着一张脸散发着寒气的移动冰雕,并不打算理她,抽了袖子就继续朝前面走去。看着越走越远的人,郭小笙知道,这回颜肆之是真的生气了。

 

于是转用策略二

 

‘呃——————’

 

郭小笙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胳膊上的绷带还有点渗血,果不其然听见声响的颜肆之一下子就冲到郭小笙身边,眉目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冰冷。

 

‘还好吧?’

 

眼角扫到人来了的郭小笙一下子神清气爽,双手啪地一下紧紧抱住面前的人,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

 

‘阿肆我真的错了嘛,不会有下次了真的真的真的!!!!!’

 

颜肆之先是一愣,随后叹了口气,顺手把郭小笙转移到背上,轻轻地把她背了起来。这一举动让郭小笙先是脸一红,旋即笑了出来。

 

‘好嘛好嘛不生气就好啦。’

 

说完就把头靠在颜肆之的肩膀上,蹭着他干净乌黑的长发。

 

早上颜肆之就收到顾雪明的密音,这才知道原来郭小笙这个闲不住的又跟人打了起来,对面还是好几个人。颜肆之什么都没想就直接神行了过去,到了地方就看到了被几个人围着的郭小笙,明明被打倒在地,还觉倔强地不服输。手中落凤一转,颜肆之就冲了上去,郭小笙看着面前的人满血虐爆对面三人,不禁啧啧赞叹,但是下一秒就是:

 

完了!

 

郭小笙的解释,颜肆之全然没听进去。半天才停下脚步,朝着背上的人来了一句

 

‘下次莫要这般逞能。’

 

‘可…他们打奶妈…’

 

‘你做这些事,也不会有人谢你,你倒要考虑考虑我。’

 

‘好..下次不会了’颜肆之的声音真真切切,郭小笙才意识到自己冲上去的时候竟然没有考虑到颜肆之的感受,‘下次一定先喊你过来!’

 

‘……’

 

郭小笙,卒。

 

虽然师兄师姐们说丐帮很难找到绑定奶,但是初出茅庐的郭小笙还是抱着美好的幻想就踏出了君山大门,刚到巴陵县,就看了一个玄衣墨发的男子。

 

恍若遗世独立,惊鸿照影。

 

郭小笙立刻就想冲上去抱大腿。

 

颜肆之单休花间游,却被一个小小的丐帮女子一路从巴陵纠缠到长安,终是受不了对着那人好一顿冷言冷语。

 

‘姑娘好自为之,在下单休花间游,不通离经。’

 

这才打量起面前的丐帮女子,浓眉杏眼,精神劲儿十足,一根竹棒一坛酒,倒是自在的很。

 

‘无妨!我有这个!’

 

说着举起酒坛子对着颜肆之大咧咧地笑着。

 

很显然两人的交流出现了明显的障碍,颜肆之决心不理她继续赶路。

 

‘哎哎哎你是浩气盟的吗?我老家就在那边上!!我大师兄就是浩气盟的呢!你们说不定认识啊!!’

 

一路上郭小笙叽叽喳喳的声音让颜肆之有些头疼,都说丐帮女子性格豪爽,这番见识才发现这郭小笙是豪爽中的聒噪一类。

 

再后来的后来,颜肆之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这么和郭小笙好上了,弄得顾雪明嘲笑了他很久。

 

‘我当初就说,你肯定栽她手上。’

 


郭小笙趴在颜肆之的背上,唱起了君山的童谣,微风吹起颜肆之的长发弄得她的鼻子有些痒痒。

 

岁月静好。

 


几天后,郭小笙的伤刚好了一点就拖着颜肆之去了战场,云湖天地,郭小笙跃跃欲试,却看到身边的颜肆之与平时不同,仔细打量蓦然发现

 

‘卧槽?你去哪里弄的这身奶装?你你你不是不会离经吗?’

 

颜肆之立身于一地雪白之中,看着郭小笙的眼神认真又肯定。

 

‘只愿离经易道为一人。’

 

郭小笙突然一下很想哭,眼前这个学了十多年花间游的男人竟然为了她偷偷修起了离经,还说什么为一人这种情话。

 

真是太犯规了。

 

颜肆之悟性极高,离经易道也不在话下,全程就算被对面集火也是片叶不沾身的气势,郭小笙的担忧成了多余,而有了颜肆之的帮助,郭小笙更是放开了手去暴揍对面。

 

最后果不其然是他们赢了,立场前,耳朵尖的郭小笙听到对面刚刚被她打的不要不要的人小声议论。

 

‘那么凶悍的男人婆,肯定没人要她。’

 

‘就是就是。’

 

郭小笙心理一震,但是很快就被颜肆之拖走了,虽然平日里的郭小笙没心没肺,但是这两句话还是结结实实的打击到了她,不禁想起上次来探望颜肆之的他的老友,带着的姑娘也是温和乖顺。

 

越想心里越堵得慌,扎着高马尾的头低了下去。颜肆之也听到了那些人的恶语,他本以为郭小笙不会在意,没想到还是不高兴了。

 

‘郭小笙。’

 

‘哎?’

 

听见颜肆之唤她,郭小笙抬起头。

 

‘你比他们都要好。’

 

‘啊?’

 

颜肆之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郭小笙,狠狠掐了一把她的脸。

 

‘没办法我就是喜欢那个把人揍到飞起来的郭小笙啊。’

 

说完一个如同三月春风的笑容在郭小笙面前绽放,郭小笙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她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

 

‘对吧对吧我也喜欢看对面奶妈给我打的飞起来!!!’

 

‘…’

 

郭小笙,又卒。

 

(完)

 
评论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