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喻王】心无旁骛。[4]

<<[1] [2] [3]



Chapter4.

 

  如果要你用一句话来形容喻文州你会怎么形容?

  人不可貌相。王杰希如是说道。

 

  记得最初那条路上灯火阑珊,在昏黄的路灯下怔怔望着口中呼出的白气。路过咖啡店的玻璃窗的瞬间瞥了一眼那里的镜像世界,总觉似乎不是想要的那番模样。

 

  那个人的脸上满是疲惫。刻意隐藏的同时,话语却是发自真心。

  他说,我发现我一个礼拜里最开心的时刻,大概是周六的晚上。

  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回答,也找不到两全的方法来回应那个人的心情。最后只得回一句不咸不淡的‘是吗’。

  那人竟郑重地‘嗯’了一声,面颊上也逐渐带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累。

 

  想要断了那份念想,可这东西却在所持者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悄然穿过时间的流沙,从中慢慢沉淀,变得瓷实。

 

 

  两人在寒风中瑟瑟地站着。思考了许久也没有决定晚饭该吃些什么。

  扫了一圈便利店里的架子,王杰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起了一瓶常温的咖啡。既然决定不了主食,那就不吃便是。

  有些不情愿地旋开盖子,满到快要溢出来的咖啡在王杰希眼皮底下欢快地晃动。嗓子得到了滋润后,王杰希舒了一口气,忽的感觉下嘴唇有些刺痛。探出舌头舔了舔,淡淡的腥味。

  视线停留在那一圈带有锯齿的塑料环上。

  应该在打开完盖子之后就把它弄掉的。王杰希停下脚步,开始用牙齿啃噬着那个塑料圈。牙齿磕得有些疼,冷风还不断地往嘴里钻,可王杰希还是不屈不挠地用手旋转着瓶子,尽力想把那一圈东西咬上来。二十秒后塑料圈被成功剥离了瓶身,王杰希毫不留情地将它丢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

  重新盖上盖子,螺旋状的瓶嘴上明显地少了一部分。虽然看起来很奇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喻文州就这么站在距离王杰希两米远的地方安静地看完了王杰希咬塑料圈的整个过程。他以为这是王杰希的习惯,的确很多人都不喜欢瓶盖底下的那一截塑料圈。可当他看到王杰希用手背碰了一下嘴唇然后默默地掏出纸巾擦拭的时候,他明白王杰希的嘴唇破了。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喻文州快步走到王杰希面前,低下头轻吻了他。

  喻文州知道他没有控制住自己。即便是勇敢地做到了这一步,他心中还是有些许的后怕。所以尽管他很想将王杰希此刻的表情纳入记忆的袋子中,他却只能闭着眼睛,小心地吻着王杰希,不带杂念也不深入的那种吻。

  王杰希的睫毛动了两下,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也没有闭上双眼。

  在这种时刻他脑子里想的居然不是如何应对喻文州。

  思绪像一个脱了线的球,不停地向前扑去、滚动。王杰希的脑海里闪过很久以前他在书店里看到的情形——扶梯上并排站着一对情侣,男方是一位外国人,虽有着浓密的黑发,但那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眸很好的出卖了他的身份。那男人紧紧的抱着一位女性,并将自己的面庞深埋入女人的脖颈间。女人背对着自己,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唔’了一声,没忍住由下而上的反感。不知从何时起现代人变得如此开放,连上一层楼这短短的二十秒内都忍不住要在大庭广众下展露爱意。

  明明是初夏,走出书店时王杰希竟感到一阵恶寒。

 

  方才回忆起了一件不怎么令人愉快的事,现在这种事确确实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好在趁着夜幕已全部拉黑,似乎并没有人发现他们。

  他隐隐明白,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喻文州,自己也许不会如此镇静。

 

  喻文州结束这个吻的同时朝后方退了一步。

  两人就这么望着对方,不言不语。

  “感想呢。”片刻过后竟是王杰希首先挑起了话题。

  “……还不错?”喻文州明显底气不足,左手食指有意无意地搔动着脸颊。

  这真是一个非常欠揍的回答。

  “不过你没有拒绝真是帮了我大忙了。”喻文州重新向前跨了一步。王杰希抬头:“也不代表我就接受你。”“唔……至少你不讨厌?”喻文州稍作试探。

  王杰希不语。

  说讨厌,如何解释刚才的事;说不讨厌,对方亦或会抓住这把柄得寸进尺。

  所以他选择从喻文州身边绕过,并且扔下一句“走了”。

 

  比较奇妙的是这件事过后喻文州和王杰希都对此绝口不提,两人的会面及对话似乎也还是和原来无异。

 

 

 

  冬至那天喻文州突然提出想去王杰希的学校看看。

  这着实令人有些措手不及。

  于是在这一年接近尾声的时候,他应了喻文州的要求。在一个室友们都出去打游戏包夜的周五傍晚,王杰希在空旷的校门斜坡前接到了喻文州。来者少有的穿了正装以外的衣服,墨绿底的格子衫深蓝色的毛衣让人眼前一亮,不过最外面那件的黑色风衣还是给人一种将要去和女友进行冬日约会的即视感。

  当然喻文州没有女朋友。

  王杰希带喻文州绕学校走了一圈,用公式化的语言给他解释着每栋楼层的功能及空间排布。学校很大,环境也还算可以,然而三年看下来王杰希早已审美疲劳,但平心而论,这种死板却又不失威严感的建筑并不会让他感到烦闷。

  他们就这么走走停停,而后并排坐在凉亭的长椅上齐目远方,聊着自己身边发生的那些有的没的的琐事。连感受到饥饿的时间段都意外地重合在一起,于是两人在宿舍楼底下买了盖饭。聪明的喻文州自然提出带上去吃,理由是店里钻风,他怕冷。

 

  “飞蛾扑火”这个词不太好听,我想你应该更喜欢“看到坑还是往里跳”这种的。

 

  宿舍不太整洁。尽管王杰希时常会主动打扫,但托一个名叫叶修的烟鬼的福,屋子里时常会笼罩着一层诡异的薄雾。叶修倒也还算有素养,烟头从不乱扔,就喜欢堆在桌子上,哪天实在觉得堆不下了再一起摔掉。

  王杰希对喻文州稍作致歉,瞟了一眼刚才买的盖饭,蹲下身子在橱柜里搜刮出了一根胡萝卜。洗净,切段,放到便携式电热锅里加水煮泡。

  “煮胡萝卜干什么。”喻文州坐在椅子上开始拆塑料袋,问。

  “你难道就准备吃那个?”王杰希斜眼,“没有蔬菜了,拿这个凑合一下。”

 

  默默地放了两段胡萝卜到喻文州的盒子里,王杰希埋下头开始品尝他的晚饭。没过多久就有了满腹感,于是他渐渐放慢了咀嚼速度,并适时地搁下了筷子。他有个习惯,就是一顿饭吃到十分之七的时候必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接着把剩下的部分吃完。自己虽然长得还算高但是食量并不大,所以只能靠这种方法来避免浪费。

  战斗休息的同时自然是观看还在战斗中的战友的状态。王杰希眼尖地发现喻文州饭差不多快吃完了,胡萝卜却是一口都没动。

  “怎么不吃?”王杰希问,眼睛盯着对方盒子里已经快要干瘪的可怜胡萝卜块。

  “不喜欢。”

  “你是小孩子吗,还挑食?”王杰希眉毛轻挑,却也不是嘲弄的语气。

  “……”

  “吃。”

  “不。”拒绝的倒是很干脆。

  “吃胡萝卜能够减轻你的度数。”

  喻文州抿紧嘴唇,做着最后的抵抗。

  “你最好还是吃掉,浪费很不好。”王杰希重新拿起筷子,往嘴里塞饭。

  “那……不如你喂我?”喻文州用食指的第二关节撑着自己的下巴,歪头看向王杰希。

  下一秒盒子里的胡萝卜被迅速夹起,伸到自己面前。

  战友使用了爆发技能,夹食速度快到令人发指。喻文州表面愣在那里,大脑却没有停止运动。

  “怎么,想反悔?”王杰希今天有些咄咄逼人。

  “不……”喻文州的肘关节往后滑了一厘米。

  “那就快吃,举着很累。”王杰希动了一下筷子,胡萝卜又靠近了喻文州一厘米。

  喻文州吞了吞口水,心里暗暗叫苦。他根本没有想到王杰希会如此配合地做出自己要求的那个举动。缓慢地张开嘴,对方瞅准时机将胡萝卜送了进去,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始解决自己剩下的饭。

  那块胡萝卜惨死在喻文州口中,最后被送入食道,整个过程花了半分钟。

  喻文州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二十七年来最痛苦的一次,同时他发誓下次不管天气多么恶劣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都要堂食。

 

  饭后王杰希插着耳机坐在床上,背部贴着冰冷的墙壁,捧了一本近期正在阅读的小说。喻文州很自觉的挑了一个稍远的位置开始整理从包里翻出来的一沓文件。待喻文州感到眼睛发酸想稍作休息时发现王杰希已经戴着耳机躺在床上睡着了。喻文州起身走近,瞄到那本还未看完的小说正被反扣在桌上。他想了想,从自己包里摸索出一张硬纸片夹在王杰希正看到的那页,然后轻轻合上书本。

  总是这样做的话书会坏的,喻文州低声说着的同时细心地帮王杰希盖上被子。他听到王杰希的耳机里传来的声响,不大,却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击打着他的内心。

 

-------------------TBC--------------------

评论(4)
热度(29)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