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喻王】心无旁骛。[3]

<<[1] [2]



Chapter3.

 

  十一月的最后一周。 

  喻文州难得的快到了上课点还没有来。

  王杰希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问今天会不会过来上课,但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一个卷发姑娘踩着秒针与数字12的重合点冲进教室,刚好面朝王杰希身旁的那个空位。她理了理头发,问王杰希可不可以坐在那里。王杰希迟疑了一下,还是同意了。没差的话,喻文州应该是被公事缠身,忙得没时间请假和回复短信,那么自己也不好占着空位不放。

  女孩道谢之后便在王杰希身旁坐下。王杰希不露痕迹地将自己和自己的教材往远离女孩的那个方向挪了挪。

 

  喻文州大概是在上课后一小时的样子提着包匆匆地走进了教室。

  之所以说是“匆匆”,是因为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束进西裤里的衬衫稍被带出来了一些,平常总是自然贴合在一起的双唇微微分开,胸口一上一下地起伏。

  喻文州平息了一下自己急促的喘气,迅速扫了一眼教室,看到王杰希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即又转向别处。向讲台上的老师略作致意之后便走到前排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坐在喻文州身旁的女生好像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欣喜若狂。王杰希就算看不到女生的脸,但从她的后脑勺都能感觉到那掩盖不住的激动。确实喻文州的外表虽然算不上帅气但至少配清秀这两个字绰绰有余;再加上他得体的谈吐和随时都能展现在他人面前的真切笑容,难免会让人眼前一亮。或许是之前都坐在后排的缘故,还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教室里竟然会有这类人存在。

  再说现在的小姑娘不都是对年长和西装没什么抵抗力吗。

 

  王杰希其实是个对穿衣不太讲究的人。当然不是说他没事儿就穿着睡袍裤衩出门,这里指的不讲究是他对牌子不讲究。什么衣服,只要颜色大小能接受,搭配能顺眼,就行了。这也导致他到现在穿的衣服色系都是差不多的。偶尔的轻巧风格,那一定是自家母亲擅自帮他买下的衣服。自己要是不穿,母亲会表现出衣一副非常难过的表情并且嘟哝着“下次不帮你买了”之类,王杰希每次都噎在那里,最终还是默默接下衣服。可能只会穿一回,但即便是这样也算给足了面子。

  他算得上是个孝顺的人,也勉强可以说是有一些心软的人。

  王杰希的孝顺不会包有太多的感情在里面。他只是觉得这是每个人必须要做的事,无关爱与不爱。这么说或许有些残酷,但是他最真实的想法。依稀记得自己上高中时的某一天晚上,母亲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受打击了,恹恹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王杰希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送到房间,母亲那时好像闭着眼在休息。看了好一会儿见对方没什么动静刚想离去,母亲却睁开眼,朝着刚转过身去的王杰希说:“杰希,妈妈爱你。”王杰希顿时身体一震,觉得一股莫名的情绪冲上心头,但他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平静地说:“你该休息了,晚安。”

  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后王杰希贴着房门缓缓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他很难受,但不是痛苦。

  他很不喜欢“爱”这个字,即便是真心爱着他的人对他说的。

  不一定会拒绝,但绝不会用同样的话语回应。

 

  所以当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的背景时他暗暗觉得自己也许是有些羡慕,或者说是佩服喻文州的。如果是这样的人,传达心情起来可能就没有那么累了吧。

  至少自己是做不到。

 

  课程结束时喻文州整好东西,转身时发现王杰希就站在自己的斜后方。当视线重合时对方抢先开口:“因为你没有回我短信,所以我不确定你来不来,位置就没有帮你留了。”“嗯,抱歉。是我没有看到。”喻文州冲王杰希温和一笑,后者有些不自然地挪开了视线。“一起吗?”喻文州将声音稍稍压低了一点,邀请王杰希。王杰希没有回答,转头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真是……喻文州摇了摇头,却是抿嘴笑笑,迈开步子。

 

  周末的晚上步行街的人异常的多。看起来即便是狂风暴雨来临也阻止不了都市人出来逛街的热情。王杰希将自己的外套拉链拉到最上方,挡住了自己的嘴,收了收肩膀,双手揣进口袋里。“冷?”一旁的喻文州问道。“……还好。”王杰希的声音闷闷地从衣服里钻出来。

  喻文州往王杰希身边靠了靠,眼睛却还是直直的看着前方。

  王杰希好像说了句什么,他没有听清。

 

  对于刷完票还跟在自己身后进站的喻文州,王杰希想无视他都不行。当然他不会说出“你跟着我干什么”这种话。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情绪复杂的眼神,恍然自己还没有传达他今晚要去奶奶家这件事。而后王杰希的一句“是去蹭饭吗”让喻文州哭笑不得,同时想王杰希竟难得地会开玩笑。

  上车后王杰希靠在玻璃隔板上,考虑到有同行的人在于是他放下了已微微抬起正准备去拿耳机的手。喻文州离王杰希大概有两步远的距离,四根手指松松地搭在拉环上,没有刻意摆出任何姿势也让人觉得潇洒到不行。王杰希把头偏向右侧,对着玻璃门。

  列车在隧道里高速行驶,引得些许睡意袭上心头。

  眼前景色变得清晰时发现有个人正利用玻璃门的映射静静地看着自己。王杰希直起身子,扭头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忽然就笑了,笑得别有深意。

  王杰希正揣摩着那笑里所包含的话语,下一秒喻文州便往自己这里跨了一步,右手撑在他靠的玻璃隔板上,约摸在自己脑袋的左上方45度角的位置。王杰希心里一惊,语气也下意识地强硬了起来:“做什么。”三秒过后,喻文州将手放下,缓缓道:“不……没什么,抱歉。”王杰希视线一直集中在喻文州身上,不做任何回应。喻文州随即退后,靠上扶杆,毫不介意般地接受了来自于王杰希的视线。

  只是笑容渐渐褪去。

  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被倦意袭身,缓缓合上了双眼。

  王杰希忽然就平静下来了。

 

  对于这个男人,王杰希什么都不了解。

  这份心情的具体表述,他也无从得知。

 

  好奇,欲知,警戒,恐惧。

 

--------------------TBC----------------------



最近剑三玩疯了…………

当我已经穷到没有钱精炼装备的时候,我终于下线并且打开了word开始码文【】

2014只剩下最后一个月,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大家都可以过得好【诚挚地

对了文中的时间轴和现实的其实不是同步啊←谁会在意这个

评论(8)
热度(35)

© 应迟 | Powered by LOFTER